您的位置:六盤水新聞網 >> 理財頻道 >> 新聞

        2020年債券違約數量同比降36% 警惕違約率與評級符號倒掛

        作者: 來源:經濟觀察網 時間:2020/09/27 08:5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蔡越坤 2020年以來,疫情下的生活歷經“暫停”之后重啟,企業的經營與投融資活動亦在恢復。經歷過2019年的債券違約大年之后,今年的債券市場違約形勢如何?

        經濟觀察報記者根據Wind統計,截至2020年9月23日,2020年違約主體共計38家,違約債券94只,涉及違約金額1128億元。違約主體同比下降28.3%,違約債券數量同比下降36.05%,違約主體與違約債券只數相比2019年有所緩解。

        其中,2020年至今,共有17個新增違約主體,相比去年同期新增數量有所下滑。從公司屬性來看,17個新增主體中有11個為民企,占比為64.7%。

        對于債市違約緩減的現象,中金公司表示,信用違約高峰通常是經濟周期、融資周期、債券到期“三期”疊加的結果,2018-2019年違約密集爆發是融資周期與債券到期疊加,2020年經濟受疫情影響下行壓力大,融資總量較為寬裕但結構性問題仍存,不過由于債券市場低資質到期量下降,違約數量邊際下降。

        違約緩減

        2014年首例債券違約事件發生以來,2015年、2016年發生債券集中違約事件,2017年這種情況有所消退,而2018年、2019年又開啟新一輪債券違約高峰。2020年盡管部分企業發展受疫情影響,但是總體而言,債券違約的情況有所緩減。

        記者根據Wind統計,2020年至今違約主體共計38家,違約債券94只。而2019年全年,共計違約債券184只,違約金額1494.04億元;2018年共計違約債券125只,違約金額1209.61億元;2017年,共計違約債券34只,違約金額312.49億元。

        從違約行業角度看,發生違約事件的主體分布于26個申萬一級行業,綜合行業違約數量居首,為22家,其次是化工、機械設備、商業貿易、建筑裝飾等行業,這些行業的違約主體數量均逾10家。

        一位評級機構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受疫情影響,盡管2020年部分債券發行人信用資質明顯惡化,信用債的風險仍較高,但是,債券市場違約風險趨于緩和,主要得益于更加靈活適度的穩健的貨幣政策下發行人融資狀況的明顯改善。

        此外,2020年違約數量多少也與低資質企業到期高峰減少有關。

        具體來看,中金公司研報表示,2012年中票市場擴容,2014年開始債券市場到期量呈指數級上升,因此當年出現第一家單獨發債企業實質性違約。2016年年度信用債到期額超過5萬億元,且超短融到期高峰來臨使得再融資滾續更密集,因此出現第一個違約高峰。而2018-2019年信用債到期回售量進一步攀升至7-8萬億元,加上前期發行的大量低資質公司債面臨到期回售,新違約數量再創新高。而2020年雖然到期回售量仍維持相對高位,但較2019年同比有所降低,且大部分低資質發行人此前已暴露出信用風險,因此2020年新增違約發行人數量有所下降。

        民企仍為違約“重災區”

        2020年以來,違約債券中,仍然以民企為主。

        記者根據Wind統計,關于2020年至今新增違約主體概況:2020年至今(截至9月23日)有17個新增違約主體,相比去年同期新增數量有所下滑。從公司屬性來看,17個新增主體中有11個為民企。

        此外,記者統計,截至目前公開債券市場共有167個主體發生了債券違約事件,從屬性分布來看,民企仍是違約重災區,167個違約主體中,民企數量140個,占比83.23%(非國企定義為民企)。

        據記者了解,近年來民企債券信用風險上升,步入違約多發期,一定程度上進一步影響民企債券融資,造成融資越發困難的“惡性循環”。

        根據中證鵬元評級統計,自2011年到2020年前8月近十年間,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經歷一個上升到下降的過程,以2016年為界,之前民企債券融資逐年攀升,到2016年超過1.1萬億元,民企債券占非金融企業信用債發行之比從2011年的5.77%上升到2016年的13.15%,達到高峰。

        隨后民企債券融資規模逐漸萎縮。到2019年,民企債券融資相比2016年下降55.65%,不僅民企債券占比持續下降,到2019年民企債券占比僅5.25%,而且2018年和2019年民企債券凈融資規模也持續為負,分別為-1209.82億元和-2320.65億元,直到今年3月,由于受到寬松貨幣政策因素影響,凈融資規模才開始扭負為正。

        與民企債券融資萎縮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有企業債券融資2019年比2016年增長了37.79%,凈融資規模增長了 13.98%,占比從 2016年的81.02%上升到90.73%,這表明債券融資越來越向國企集中。

        關于民企為違約“重災區”背后的原因,中金公司表示,主要由于民企可獲得的資源和外部支持普遍弱于國企,最典型的在于融資渠道有限和股東支持能力較差,另外民企老板的個人風格會直接影響到企業的經營和戰略定位、老板其他投資會對企業造成連鎖反應,而國企管理層作為職業經理人對企業不會形成根本性的影響。單就融資方面,民企由于盈利和決策效率較高,在經濟上升和信貸寬松環境下融資缺口和融資額增長速度都更大,反之在經濟下行和信貸收緊的過程中則收縮也更多,呈現出更強烈的震蕩。

        違約評級抬升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以來,債券違約前一個月的評級符號也在抬升。

        記者根據Wind統計,截至9月23日,2020年以來新增17家違約主體,其中,債券違約前一個月的評級符號在A以上的違約主體共計11家,占比為73.33%。評級符號在B-BBB范圍內的違約主體僅有4家,占比為26.67%;評級符號在C-CCC范圍內違約主體為0家;(剔除2家發行主體無評級)

        2019年全年共計42家新增違約主體,其中債券違約前一個月的評級符號在A以上的違約主體共計28家,占比為68.29%;評級符號在B-BBB范圍內的違約主體有10家,占比24.39%;評級符號在C-CCC范圍內違約主體為3家,占比為7.31%。(剔除1家發行主體無評級)。

        此外,記者根據Wind統計,2016年至今,剔除22家無主體評級發行人外,116家違約主體中,違約前一個月的評級符號在A-AA范圍共計67家,B-BBB范圍共計25家,C-CCC范圍僅有9家。

        國內評級機構評級符號“A”一般代表“償還債務能力較強,較易受不利經濟環境的影響,違約風險較低”。而國內債券違約前一個月的評級符號在A以上的違約主體占比相比BBB以下占比高,違約率與評級符號嚴重倒掛。

        通常而言,違約率檢驗的目的是為了確定評級結果是否真實、準確地反映了評級對象的實際的信用風險,即較高的信用等級是否對應了較低的違約率,較低的信用級別是否對應較高的違約率。

        從近幾年違約前中值統計結果來看,中債資信所評主體在違約前的級別中值均相對較低。根據分時點違約前中值結果,中債資信所評主體違約前6個月級別中值在BBB-,國內其他評級機構為AA;中債資信違約前12個月級別中值在A-,國內其他評級機構為AA。

        對此,上述評級機構人士表示,一般情況下,評級符號越高,違約率應該越低,而在國內卻出現違約率倒掛的情況,評級符號存在“虛高”的情況。如果在國外,違約率與評級符倒掛的話,評級機構應該被重罰。但是國內的處罰力度較輕,應該引起重視和警惕。

        (責編:李都也(實習生)、李棟)


        欧美AV国产AV日本AV